当前位置:主页 > 顺达时尚资讯 >

倒带,再看看我们的童年

孩童时代,一帮小孩子,特别喜欢风。阳春三月的时候,总喜欢三五成群,迎风站在小山顶上,两臂伸直,做拥抱状,接受风的洗礼。一个个满脸的陶醉,男孩子们狂呼乱叫,发泄着心中的舒爽,女孩子们则微闭双目,似乎在细心享受大自然的赐予。
 
回顾人的一生,有得意的时候,也有失意时候,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,最终还是要回归自然。回顾童年时代,穿着破衣烂衫,三根筋挑着一个头,晒得黑不溜秋的。成天与花草树木为伴,与蚂蚱蛐蛐相戏。游戏于山水之间,早晨看日出,晚上数星星。每当想起这些,心中便不由生出一种自在与安然,不管有多少烦心的事,也会变得快乐轻盈起来。
 
手捧着一杯清茶,站在北窗前。雨时大时小,小山上的翠柏清藤,被细雨清风拂弄,摇摇摆摆,朦朦胧胧,时隐时现。在喧嚣的都市里,还能有清风相伴,能看见翠柏青山…。能在意念中,悄悄与清风私语,默默与细雨寒暄。上天对我竟然如此顾看,嗯,真该倒上一杯美酒,让清风代我敬献给苍天。
 
手中清茶,温热依旧。风,还是和小时候的一样,微微的吹动树梢。雨,也和小时候的一样,似雾似纱的轻轻飘扬。只是眼前少了一条蜿蜿蜒蜒的小溪,那小溪小到撑杆运动员都能跳过去。但却绿水碧波,四季不绝。小溪上有一座三根原木用竹子砸破了编成的小木桥,大人们挑东些走在上面,嘎吱嘎吱的响。小溪的这边是碧绿碧绿的包谷地,老母鸡常常带着一群小鸡仔,在包谷地里逮蚂蚱,抓小虫,啄青草。老母鸡若逮到了一只小虫子,就咕咕咕的叫,小鸡子啾啾啾的回应,去分食老母鸡逮到的虫子。闲着的时候,它们也叫,似乎是老母鸡在传授捕食的心得,又似乎是在闲聊,在侃大山。
 
小溪的那边是一大片稻田,西蜀丘陵地区的水田只栽一季稻子。冬天田里是续的水,水不深,就一尺半尺的,当地农人们叫它冬水田。水田里是鲫鱼、黄鳝、泥鳅们的乐园,一个冬天它们长得肥肥的。到了春天放水、犁田、耙田的时候,那就是逮鱼的最佳时节。参加抓鱼的是一帮十来岁的小孩子,多数是男孩。抓完鱼之后,浑身是泥,一个个像落汤鸡,那眼睛却笑得像是豌豆角一样。
 
水田里是鸭子们捕食的场所,早晨一起床,家里的小孩就把鸭圈门打开。鸭子就从鸭圈里跑出来,边嘎嘎的叫,边快速向田坝里跑去。它们捕食的时候脚掌用力的向上拔水,扁嘴使劲的在田泥里寻找食物。鲫鱼、黄鳝、泥鳅它们很难抓住。鲫鱼感觉灵敏,速度又快,它们很难追上。黄鳝、泥鳅满身是泫,滑不溜秋的,它们也抓不住。它们能吃到嘴里是螺丝,小蚌壳及水草之类的东西。
 
小溪两岸是柳树、桤木树,还有郁郁葱葱的芭茅及灌木丛。孩子们常常在这里嬉闹,跑着,笑着,捉着迷藏,你追我赶的。女孩子手里拿着用蛛丝做成的网子,躲在灌木丛中,待机捕捉蝴蝶啊,蜻蜓啊什么的。男孩们喜欢捕蝉,爬树掏鸟窝,在老柳树的树洞里逮钓鱼雀。若有收获了,就跳着、笑着、闹着…。炫耀自己得到的猎物,和伙伴们分享。我敢肯定,一个个笑得那天真、无邪的镜头,就算是奥斯卡的金牌得主也做不到。
 
童年,她曾在欢乐的人生里,埋隐于自己记忆的深处。童年,又像是在追寻找着自己的脚步,悄无声息,蹒蹒跚跚的向自己走来。
 
兄妹俩过小木桥,四五岁的妹妹不敢过,要哥哥背。哥哥快速跑过小木桥,站在桥头向妹妹招手。妹妹哭了,泪水滴答滴答掉在地上。接着用手背擦擦眼睛,跺跺脚,快速通过小木桥。接着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,那种笑容可以和奥运冠军在领奖台上时的笑容比美。
 
小姐妹俩在灌木丛里逮蝴蝶,很久都没有抓住一只。小妹妹哭着闹着要回家,小姐姐劝着,哄着,小妹妹就是不听。忽然,在大雨来临之前,姐姐背上妹妹匆匆赶回了家里。
 
……。
 
饮了一口手中的清茶,擦去脸上的泪迹。上次回老家看见小溪边的柳树、桤木树、灌木丛,还是那样郁郁葱葱。风,吹拂在脸上,还是那样的温柔,舒适。童年也像是一阵风吹过,追不上她的脚步。经过世事的洗礼,寻着童年的足迹,看着童年里的风景,不免仰天感叹。曾经像一匹野马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,欢快地走着。倒带啊!真想倒带,再看看我们的童年。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