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顺达时尚资讯 >

赶上了好时候

老弟生日,提前一个月电话要求要我务必到场,兄弟三年没见面,好好的喝一场。听后,不觉心里一沉,是好久没见面。自打父母走后,兄弟走动不勤,本着有事电话告知,无事不忧。本想今年回家,可疫情给搅了,想着兄弟在,见面的机会有的时,心底说来年吧。没想到他还着急起来,几次三番地电话来催,想见我。
 
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车程,就到生我养我的小村,进村一看,有些吃惊,一条宽宽的水泥路,贯穿小村,各家各户再修葺一小段到家门口,小村打扫特干净,村里的大池塘,四周用水泥板给围起来,还做了个休闲走廊,全然没有我印象中的脏乱,没见一只鸡,却分明听到了鸡鸣,没见猪,却听得到猪哼哼。三年前,却不是这样,那时雨天一身泥,晴天一身灰,到处是鸡粪猪粪,农村味特浓,说是脏乱差一点不为过,现在干净多了。车子在门前停下,兄弟出来,迎接,见面,你咋又胖了哥,生活不健康哥。我一听乖乖他跟我谈起了健康来,看来,他是长知识了,得刮目相看了。
 
我随着老弟走进了一座三楼小洋楼,进屋坐下,我打量了堂屋四周,洁白的墙面,八成新的一张八仙桌,几张新靠板椅围在桌子周围,地面铺设的洁白地大理石,靠近西边墙面摆放着一张老式的横条,横条上方,张贴着“天地君亲师位”的牌子,牌子旁边悬挂着父母的遗像,横桌上摆放着一个电热水壶,一个香炉, 一个招财猫。看到此,我不禁脱口而出,你这三年成绩满满的,比我强多。嘿嘿,还可以老弟谦逊地附合着。先到父母那儿去一下。说是到父母那儿去,也就是上坟看一下。
 
从老弟家出来,走在洁净的水泥路上,一家家地看,都一样的三层楼,不同的是,有的用白色瓷砖铺设墙体,有的用红色铺设墙体,有的用蓝色铺设的墙体,但都整洁,因习俗的原因,我不得先进他们的家里,只和他们边走边招呼。亲人吗,都知道礼数,点个头,微笑一下,就过去。出了村,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这才感觉是到乡村,说是小路,其实就是田埂,田埂两边长满了草,软软的,走着舒适。田野里新苗,绿油油的,随风而动,摇曳着,飘来一股股清香。今年的水稻长势还好,你的呢?这都是七哥家,他家儿子去年把全村里的便于机器操作的水田都流转去了,我的也给他了,现在只是在天热时,回家休息闲着无事,就到他家打打零工,弄几个酒钱。我说你还会生活,热天还避署。我说你把田都流转了可行不?他说流转比自己种划算,自己也轻闲些,一门心思外出做泥工。天热回家看看,过年回家转转,现在农村的日子就是这样过,自在。再说现在也干净,家家的鸡、猪都圈养起来了,村里的路面由九叔打扫,村里一年给5000元钱,有时真不想外出,就呆在家里,舒适。老弟欣喜地说道。
 
我们说着走着,不一会儿就到了祖坟山,祭奠了父母,我让老弟先回去,我要在山上转转,这是一座不高的山,山上树木丛生,高低错落着近两百具坟莹,每次墓碑上刻着他们的生卒年月,后辈的姓名。一代一代的传下来,让人知道我们是从那儿来,我们的先辈又是谁,我看了看,也数了数,发现近三年又多出了九座坟茔,看着这些先辈静静地躺在这片树林中,眼前仿佛看到了他们劳作的身影,看到他们奔波的情形,看到他们开荒种地、抢种抢收的情形,养儿育女的情形来,也让想起他们的好来,这一块天地是他们开垦出来,是他们让荒漠变良田,是他们建起了村庄,是他们孕育了我们,是他们养大了一代又一代,让其繁荣昌盛,生生不息,世代更替。是他们一代一代传承善良和勤劳的做本分,村里没出现过大富大贵之人,也没有出生大奸大恶之辈。因此,千百年来,村里乡亲和谐相处,才有了今天的我们安居乐业的生活,我们的小康生活。我感恩他们,愿他们在天堂里没有痛苦,没有悲伤,见证他们后人的生活。
 
到了饭点,我疾步回家,一进门,看到老弟一家正忙碌着,弟媳在厨房里忙着做菜,老弟正在擦拭,忙碌了一阵,我和老弟才坐下来,聊着村里的一些张家长,李家短的小事,什么三哥家小子有出息了,赚了好钱,现在在广东那边当老板,前段时把二哥接到城里去了,但住了不到半月,二哥吵着要回家,这不闲不住了,又到三哥家里小子那里打工,哎,农村人都是这样,做惯了,闲不下来,只要能动,就不自食其力,不为儿女添麻烦。说是一些油盐事,不知不觉,弟媳把饭菜都准备好了。今天就我哥俩,没叫其他人。过一个清淡的五十岁生日。我一看菜的摆设,就说,就赶上城里,要不你们到城面里开一家,这色香俱全,不开家怪可惜的。三晕四素一汤,摆得也整齐,一看就会诱人食欲。老弟指着菜说道,按你们城里来说,这都是绿色食品,吃罢。于是吃着聊着,说好下午到茶场去看看,老弟说茶场现在宏志给流转了,种的全是新鲜玩意,说年轻人就是能想,能干,说是火龙果都有了。我一听,就说,当初让你儿子多读书,你不听,现在羡慕人家吧,宏志还是你儿子的同学。嘿嘿,我没那么想,只想早让他出来赚点钱,他不是读书的料。现在看来,是对不起他了。
 
下午,我迫不及待地来到了茶场,好家伙,都变了,再也不见了那些枯老地茶树,不见了那些老桔子树,有的是,现代化大棚,大大小小的四个山头,都种了葡萄、火龙果、新桔子树,我边走边看,摸着乳白色的钢构的大棚,看到一垄垄火龙果,一架架葡萄,一棵棵桔树。三叔你来了,我忙应答,随着就说,宏志你还行,这产业做的好大。大说不上,只是混口饭吃。那你嘴真大,这饭吃得可够多,我开玩笑地说道。看来你也是刚起步,销路么样。这不赶上了好时候,有一同学在武汉做农产品销,现在他帮忙给销售。如果销售上来了,我还准备把周围的地给流转来,形成规模,打造集采摘、休闲、娱乐一体的农庄式果园,做到春采草莓,夏吃瓜、秋有葡萄、冬有桔;这里交通还可以,武英高速就是旁边,距县城也就是半小时的路程,方便。我说你愿望是好大,还得一步一步走,农村娃创业不易,稳点好。是的,谢谢你提醒,他答道。你这规模大可不能肥水外流,多带带村里人,我说道。是的,现忙时,我请了十几个人。聊了好一会儿,看到的注意力不说话,而在满山的果树上,宏志就借故离开了。于是我摘一些水果,带回家。
 
傍晚,我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心里说村里真是赶上了好时候,乡村变了,地变净了,天变蓝了,生活变好了。但长幼有序、尊师重教、公德良序等一些乡俗还是在变革中得以传承,变的只是精神面貌,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孜孜以求,乡村也在改革中坚守,让乡村文明得以传承,让生活充满阳光,充满希望。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